当前的位置:主页 > 人生哲理 > 主页

“我不想戴着面具生活我希望不枉这一生来过”

2020-01-01 阅读:1646

  从职业精神的角度来说,应该问;况且,将球员带离“舒适区”,有时候能够得到他们特别精彩的回答。当然,前提是,提问不能是恶意的,而是有必要的且与文章主题相关。

  在珠海WTA精英赛对张帅的专访之前,记者也犹豫是不是应该询问亚运会上的那一幕——颁奖仪式上,银牌获得者张帅泪眼婆娑,与她身旁的金牌与铜牌获得者的笑颜如花对比强烈。

  当时,这在球迷间引发了巨大争议,微博账号“新浪网球”对亚运女单决赛报道的多条帖子下,动辄都是几百条转评;而大家热评的焦点并非这场比赛本身,而是张帅在领奖台上的表情。“臭脸”还是说得轻的,更难听的话不必一一列举。

  旧事重提,张帅的回应中有一些无奈,也有一些激动。“那么大家希望我是什么表情呢?我哭,只是因为我为没能夺得金牌而难过,我很难像金牌甚至铜牌得主那样去庆祝。我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从小我就是开心了就笑,难过了就忍不住掉眼泪,这都只是真情流露。”

  张帅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不应该变成一出舞台剧,我也不想拥有戴着面具的人生——当然,如果有人愿意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好。但我的做法,也并没有损人利己。”对于当时遭遇的负面言论,张帅说:“我没有强迫所有人喜欢我和认同我,即便有人讽刺我甚至侮辱我,也请他们随意。我不会试图改变他们,因为他们也并没有存在于我的世界里。”

  而面对不少球迷对于张帅当时的表现“缺乏风度”的指责,张帅也解释说:“我真的无法在难过哭泣的同时去祝贺对手,这两件事情我无法同时进行。但在情绪稳定之后,我会祝贺我的对手,我会去做所有应该做的事情。”

  多年来,张帅以她的刻苦与坚持、以她质朴真实的为人、也以她大满贯14连败后的涅槃重生,打动和感染了越来越多的人。但她的几次言行的确也曾陷入过舆论争议的漩涡,多是因为她拒绝面具的伪装——其实是她根本就不会,而是直白地表露了自己的情感与情绪。

  但也正因为如此,张帅是非常好的采访对象,因为她总是直言心中所想,而不会仅仅提供泛泛之谈或虚伪的回答。比如,对于年龄这个较为敏感的话题,张帅年初澳网赛期间就承认:“总感觉时间不够用,还觉得自己年龄大了。”而明年澳网赛期间,张帅就将迎来30岁生日,她说:“我现在这么努力,就是想让自己慢一点被淘汰;每个人都会不可避免地老去,被所在的领域淘汰,被时代淘汰——但在那之前,我希望能够尽可能享受网球带给我的快乐。”

  快乐。那么,什么又是快乐?这似乎是一个很难定义的词语。张帅说,她的快乐,其实无关乎输赢,“我希望我的每一天是充实的,每一天都能有所进步,这对于我来说就是真正的快乐。”正是在这样的理念之下,张帅在年初澳网还曾说出过“希望不枉这一生来过,希望不浪费这一生的每一天”这样的话语。她还以纳达尔举例说:“拉法就曾说过——别看我是世界第一,但我也要不断地区自我突破,否则很快就会被取代,被超越。”

  从小,张帅似乎就早早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可以说她活得过于沉重,也可以说她总是太过较劲,但这才是张帅最感舒适和自然的方式,“如果我不跟自己较劲,到了赛场上,被对手横扫的感觉其实更让我不舒服。”

  正是有了这种不断跟自己较劲的精神,才有了今天的张帅。在2015赛季之前,她从来没有过以世界前50位的排名结束赛季。但在过去这三年,她2016年终排名第24位,2017年终排名36位,此次参加珠海精英赛的排名也在第36位。女子网坛新陈代谢飞速,00后已经出来闯荡江湖,张帅能够连续三个赛季hold住在世界前二三十位的行列,真的不易,也突破了当初绝大多数人对她的想象。

  张帅也感叹,“能够连续三年将排名保持在这个区间,真的很难。如果我不是去持续地改变自己和提升自己,我很难维持,更别提突破。如今的年轻一代球员打法都特别暴力,我也要跟上她们的节奏才行。”

  说回到有关“快乐”的话题,你们相信吗,快乐有时候也会蕴含在痛苦之中。人生哲理对于教练刘硕认为张帅下一次突破的契机存在于身体能力的进一步提升这一观点,张帅说:“我在训练中从不会吝惜一丁点体能,我从不觉得受苦受累是一种痛苦,反而觉得,累过痛过苦过之后才是一种更深刻的享受。我期待接下来的训练,我也非常期待未来。”

  在30岁的门槛边,还会迎来怎样的未来呢?这几天,李咏50岁的离世令人震惊与惋惜,金庸先生94岁仙逝也引发了很多感念与追忆,他们似乎都在提醒人们,再辉煌的过往也终有尽头,而生命本身,是有着绝大的不确定性。

  张帅理解生命这种不确定性的本质,但她依然会执拗地与自己较劲——因为这就是她的本质,因为这让她快乐,这让她感到充实,这才让她感觉这一生没有白白来过。张帅说:“年轻时,总爱说人生很长;其实,人生非常短暂,而且不知道哪一天就是终点。对于自己的网球生涯,我心里还有目标,我还在积蓄能量期待下一次突破。但我也并不知道,也许我的职业生涯很快就会结束,也许我还能再打很多年——不管怎样,我只希望我过得充实,打得快乐。”“我不想戴着面具生活我希望不枉这一生来过”

标签: